<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申博集团 >

NBA中的冷门球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6-11-14 13:23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NBA的聚光灯总是对准有限的那些人,大多数人都在光芒背后的阴影中默默存活。马尔科姆-德莱尼就是这样一个躲避在阴影中像沙漠中的黄沙一样平凡的球员。在老鹰队未签下他的时候,他的名字根本不为人所知,如果有人能记起他的话还是由于那些起源于秘蓝岛加入联盟
NBA的聚光灯总是对准有限的那些人,大多数人都在光芒背后的阴影中默默存活。马尔科姆-德莱尼就是这样一个躲避在阴影中像沙漠中的黄沙一样平凡的球员。在老鹰队未签下他的时候,他的名字根本不为人所知,如果有人能记起他的话还是由于那些起源于秘蓝岛加入联盟的德莱尼人,除此之外,他和千人一面的凡人没什么区别。

不过,正是这名边缘人物却遭遇了大人物般的不同寻常的事,在被亚特兰大老鹰签下后的第二天他的哥哥——曾迫切期待着自己的弟弟能在篮球有所成就的人却因遭遇枪击而命悬一线,马尔科姆这个平凡的球员也遭遇了人生中最残酷的逆转。


今年27岁的马尔科姆身高1.91米,司职后卫,曾就读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是2011年的选秀大会的落选秀,在过去的5年中,他在多个国家的职业联赛转辗效力,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对NBA的炙热期盼。今夏,他也终于得到老鹰队的赏识而收获了2年500万美元的合同并实现了进入NBA打球的梦想。签约后的第二天,他回到了巴尔的摩准备与亲友庆祝。为了便于出行,他租了一辆货车,并且谨慎的远离了家乡动乱的区域活动来保证家人们的安全。这个时候他不会料想到,明天他的名字会再次出现在报纸上。不过,这一次却是《亚特兰大宪法报》。

马尔科姆与亲友选择了一家夜总会去庆祝人生中最大的喜讯,在大家狂欢后准备离开夜总会时,麦克勒姆的一个朋友与另外一名陌生男子因小事而产生了不必要的摩擦,双方争吵了起来,不过没有发生身体上的冲撞。争端过后,马尔科姆一行人就离开了夜总会,可是这个矛盾却没有随他们离去而化解。

不久后,在夜总会附近的公路上,一辆车停在了马尔科姆所在的货车旁,并毫无征兆的向他们开火。车内的13人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的胆战心惊,迅速蜷缩在车里躲避着危难。一阵扫射后,车内的人还是有一个不幸被子弹击中,他就是马尔科姆的哥哥——今年31岁的文森特-德莱尼,他当时坐位中间的座位上,急促且迅猛的子弹命中了他的后背、肩膀和手指。骤然的袭击令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他们没有料想到夜总会里的小摩擦会引出如此充斥恶意的可怕报复。

在惊魂一刻结束后,人们打算立刻把文森特送往医院救治,可是被击中轮胎的货车在他们和本来只有三英里的医院之间画了条触目难及的银河,众人只能茫然相望并等待着救护车的到来。20分钟后,救护车依旧没有到达,马尔科姆茫然的求助着路过的车辆。后来,一辆从加油站驶来的卡车停了下来协助大家把文森特送到了医院。

文森特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亲人们都在焦急的等待着医生的回复。文森特5岁的儿子看到众人严肃的面庞后便不停的拍打着大家企图能令压抑的空气变得轻松些。孩子毕竟还是太小,根本不会明白他的父亲所面临的严重危机,不过他那颗童稚的内心所燃起对爸爸能再次睁开双眼的渴望却不会比任何人少。后来,经过急救后,文森特苏醒了过来。马尔科姆得知消息后匆忙的冲进了手术室去探望险些被死神夺走生命的哥哥。但是,现在这个躺在病床上的哥哥却已完全记不起弟弟被老鹰签下的喜讯了,他只是茫然的凝望着这个世界。

老帕特里夏和文森特·德莱尼只有马尔科姆和文森特两个的孩子。今年是老帕特里夏和文森特·德莱尼结婚的30周年, 在结婚纪念日那天,他们咏诵着当初的结婚誓言,可是这个时候,他们的大儿子还躺在医院与伤病在做着斗争。

能见证弟弟进NBA打球是哥哥文森特一直以来的愿望,而为了对得起哥哥的期盼,弟弟即使在海外转辗5年,即使频繁的被解约,也依旧没有放弃对NBA的渴望。可是,本该是祝福的一天,却在枪声中结束。弟弟从未因为踏上NBA而感到兴奋,而哥哥却因庆祝弟弟的喜讯而不幸遇难,马尔科姆这个冷门球员从本来遥不可及的天堂坠落到了地狱。

现在,马尔科姆已经踏上了NBA的征程,他每场比赛都会去仔细观望着观众席,在那里总会空着一个座位,那是属于哥哥文森特的。他相信就算自己深处谷底,那个位置上的人依旧会陪伴着他度过难关,可是什么时候那座位的主人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呢?

进入NBA,家人观赛对于球员来讲是件特别幸福的事,一场比赛会有上万人去观看,但球员们卖力的表演可能只是给有限的几个人看的。对于马尔科姆来说,即使他再卖力的表演也仍然得不到自己所期望的欢呼。他是小人物,冷的不能在冷,他的故事也不会为多少人所熟知,人们也不会在茶余饭后去谈论他的故事,甚至连批评他的人都没有。可是他也曾有幸两次出现在报纸上,一次因为在漫长而无聊的休赛期老鹰队把他签下,另一次是因为一名老鹰队球员的亲人遭遇枪击,也许,没有这两件事,他还是在海外挣扎着为生存而坚持打球。但是,如果时光能倒流的话,麦克勒姆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去避免哥哥的中枪,即使他依旧继续在海外打球、即便他不能和老鹰签约、就算中枪那个是他自己,这一切都可以。可是,没有如果,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时针不会停止,马尔科姆心里的观众席也一直会空旷如野。


飞利浦中心球馆,呼喊声渐渐褪去,比赛已经盖棺定论。在教练的示意下马尔科姆活动着筋骨向球场走去。没有聚光灯,没有欢呼声,就这样平静的进行着。马尔科姆挥洒着汗水,试图快速的进入比赛的节奏,在队友的助攻下,他拔地而起得到了自己在本场比赛的首分。回首间,教练依旧沉寂,球员仍然平缓,不过观众席里稀疏的呼喊声却久久没停——那是文森特,是他在为弟弟庆祝着。马尔科姆欣慰的笑了,片刻的停留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半场投入到防守中……